首页 | 中心概况 | 中心动态 | 中心团队 | 人才培养 | 政策法规 | 学术交流 | 科学研究 | 产业动态 | 社会服务 
热点文章
· 民族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团队
· 贵州省侗学研究会纪念改革开放
· 民族地区教育扶贫贵在“精准”
· 2018年度全国高等院校城乡规划
· 2018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节“非遗
· 赤心一片向故土 ——潘年英5部
· 多彩文化百花齐放 社会参与全
· 《贵州日报》:根植多彩贵州
· 《中国西南民族文化发展报告(
学术交流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术交流>>学术交流>>正文
赤心一片向故土 ——潘年英5部新著在母校贵州民族大学首发
2018-11-23 17:36  






  
  11月16日,“一个人的文学世界”潘年英新书发布会在贵州民族大学举行。发布会现场,由新星出版社出版,著名作家韩少功、刘再复、安妮·居里安、王铭铭联袂推荐的潘年英《解梦花》《河畔老屋》《敲窗的鸟》《桃花水红》《山河恋》5部新作共同发布。
  “今天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日子。新书在母校首发,觉得像是母亲在为儿子做一场婚礼一样的热闹隆重。”毕业于贵州民族大学的作家潘年英,对其新书在母校首发满怀感激。“38年前,我还是一个17岁的小伙,在学校的一次集会上偶然结识了罗懿群老师,正是在他的激励和关怀下,我开始尝试写作,我人生中的第一篇铅字作品《打鱼郎》,就是在他的直接帮助下发表于《南风》杂志的。”
  潘年英的写作其实可以追溯到高中时期。1991年他的第一组散文被《山花》推荐发表,使其在大学时期便跻身贵州作家行列。到1995年,潘年英已连续在《花溪》《山花》《青年文学》《上海文学》《民族文学》《天涯》等刊物发表文学作品。“其中《伤心篱笆》刊发在《花溪》后被法国汉学家安妮·居里安翻译成法文介绍到国外。”这对初出茅庐有着“并不低”的文学起点的潘年英来说,其实只是文学创作的第一阶段。
  “如果我当时再勤奋一点,或者再执着一点,成绩可能会更好些。”创作势头正旺的潘年英,因为1995年改行去做人类学研究而偏离了文学的发展轨道。但无论命运如何改变,潘年英照样读书创作,照样生活思考。
  在文学创作的过程中,潘年英曾模仿过诸多名家,包括沈从文、张承志、何士光等。但到写作《塑料》《金花银花》《解梦花》《河畔老屋》《敲窗的鸟》《桃花水红》《山河恋》的时候,潘年英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,因为“我走的是自己的路,说的是祖传的方言”。
  事实上,从刚刚学习写作开始,潘年英就在刻意经营一个属于自己独特的文学世界。这个世界里的原型人物和故事,全部来自故乡盘村。这是一个有点类似于马孔多、约克纳帕塔法县或者高密东北乡、鲁镇那样的地方。
  从1984年发表第一篇作品至今,潘年英在文学的道路上已经跋涉了34个年头。对他来说,任何外在的因素,都不会影响到他的写作状态。他明白,自己将要走的是一条怎样的文学之路。
  在作为读者、作者、编辑的著名出版人卢惠龙看来,5部新书整体出版,实属罕见。卢惠龙认为,潘年英走的是一个人的文学道路,他的文学独树一帜,它包含民族学、人类学、地域学,是他一个人的文学之路。
  “从文学、人类学等各种角度来看,人们对潘年英的评价低估了。”一直关注潘年英成长的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杜国景认为,潘年英的小说别具一格,他的价值在于将默默地给人带来一种启发。在不同的声音之外,人们还需要寻找进入潘年英的文学作品的角度。
  “每个作家都有一个创作的原点。”贵州民族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主任、教授杨红认为,潘年英留下的是家族史后面的美的文学书写,其文体意识非常自觉,他力图在形式上不重复,有着深厚的民族学修养。他把侗族日常生活风土人情中的小故事串联在一起,构成了侗乡的生活史。
  “读潘年英的书,我想一口气读完,又舍不得读完。到现在为止,在黔东南,收集他的作品最全的是我。”黔东南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文明认为,潘年英的作品,反映出一个作家对故乡的文化责任感。
  贵州民族大学文学院院长、教授龙耀宏说,潘年英的写作,从农村走出的人觉得非常有亲近感,写的就是真实的农村生活,展现的是黔东南优美的风情画卷。通过写书农村文化变迁,思考农村文化发展。
 
    文章来源:2018年11月23日《贵州日报》11版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:贵州民族大学民族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中心      中心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
电话:0851-8526785      邮编:550025